? 第八百五十五章死不瞑目!-修真归来在都市 bet356体育_bet356提现_bet356体育在线 投注

修真归来在都市

第八百五十五章死不瞑目!

第八百五十五章死不瞑目!2017-11-14 11:4:35Ctrl+D 收藏本站

????张云松的预感并没有错,当他刚回到蓬莱仙岛外宗乙院不久,境明真人就派人来召他去了蓬莱阁。 尹修和宁月璟这会儿已经去了蓬莱阁后院欣赏蓬莱仙岛的灵秀风光,蓬莱阁内只有境明真人在等候着张云松的到来。

????而得知境明真人要召见后,张云松顿时整个人都有些软了下来,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抖,脑海中不断地一遍遍浮现出之前境明真人在演武场上满脸煞气的捏死那名带头出言反对的弟子的情景,他内心的恐惧不可抑制的愈发强烈。

????然而境明真人派来的人就在边上盯着他,何况,蓬莱仙岛通往世俗的通道又被阵法封锁,这让张云松想要逃走都不知道该往哪逃。

????最终,张云松只能强忍着内心的忐忑不安与紧张畏惧,跟着被境明真人派来的人一起去了蓬莱阁……

????张云松走进蓬莱阁之后,就没有能再出来,整个人就这么蒸发了。

????跟张云松一同拜入仙门的那几个来自世俗的弟子一开始还对张云松的忽然消失有些奇怪,想要去打听。

????后来得知是岛主境明真人把张云松叫去之后,他就消失了,那几个人也就很明智的没有再提及张云松,就仿佛这个人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自从宣布将三仙教更名衍月宗,并由尹修担任宗主后,三仙岛上下就开始进行着一些变化,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去三仙教化’!

????把以前所有的关于‘三仙教’这个称呼的东西都逐一的清除,甚至于在三座仙岛的那些凡人之间也公布了此事,让所有人都知道三仙教已经不复存在,从今往后,三仙岛中就只有衍月宗!

????甚至,就连三仙岛的名字,也被改成了‘衍月三仙岛’!

????这一系列的举措自然也引起了许多心怀三仙教的人的不满,很多人都并不甘愿三仙教就真的自此除名,改称什么‘衍月宗’,并且让尹修做他们的宗主。

????同样也不愿接受三仙岛变成衍月三仙岛……

????方以敏是蓬莱仙岛上的首座弟子之一,而且还是整个蓬莱仙岛上所有首座弟子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已然是出窍后期修为。

????作为蓬莱仙岛的首座弟子之首,方以敏对于境明真人等人决定要将三仙教更名衍月宗,并且还让尹修这么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当宗主,是极其不甘愿的。

????只不过当时在演武场中境明真人等人煞气腾腾,冷酷绝情的诛杀那些出言反对的弟子的举动震慑住了他,让他在当时不敢再多做言语。

????只是想着过后再找机会联络其他同样反对的弟子,一同私下里去找他的师尊,也就是蓬莱仙岛两位太上长老之一的玄心真人,向其请愿!

????虽然当时玄心真人也同样有出手诛杀了一名出言反对的弟子,但方以敏觉得自己师尊当时肯定是迫于形势才不得已跟着岛主以及其他长老一起出手的,绝非玄心真人的本心。

????毕竟,一直以来方以敏就十分的敬重和爱戴他的这位师尊。同样的,他的这位师尊也一直对他关爱有加,他相信自己师尊绝对不是那么冷血无情之人。

????方以敏又哪里知道他的师尊早已中了尹修的皆术,被尹修所控制,成了尹修的傀儡!

????此刻,方以敏已迅速的联络了不下百人,其中就包括有十几名出窍期修为的首座弟子和执事,还有不少元婴期金丹期的内院弟子,以及一些外院弟子。

????不过,他也不可能真的带着这么多人浩浩荡荡的前去找玄心真人请愿,所以只是让这些人都逐一在请愿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他亲自带着那十几名首座弟子和执事,一同前去找玄心真人。

????“师尊,三仙教从远古时代传承至今,若是当真就此除名,变成什么不知所谓的衍月宗,我们如何能对得起三仙教的先师们?”

????方以敏带头跪在玄心真人面前,言辞恳切的说道。

????另外那十几名出窍期的首座弟子和执事也都纷纷跪在玄心真人面前,附和道:“是啊,太上长老,三仙教绝对不能就这么在我们这一代的手里毁了啊!更何况还要让一个根本不知道什么来历的人来当我们的宗主,弟子心中实在难以接受!”

????“太上长老,弟子也同样无法接受!恳请太上长老能够将我们这些弟子的意愿转述给几位岛主,还有诸位长老们知晓,让他们再慎重的考虑一下此事吧!”

????“太上长老,那个叫尹修的,究竟是何来历?他何德何能可以当上咱们的宗主?难道诸位岛主和长老们之所以决议要将三仙教更名,也是因为他的缘故?”

????“恳请太上长老告知我们这一切的原因!否则,弟子心中实在难平!”

????……

????玄心真人盘坐在洞府内的石床蒲团上,静静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十几名首座弟子和执事,听着他们言辞激昂的请愿,目光随即落在了方以敏刚刚递上来的那份请愿书上……

????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道:“你们反对将三仙教更名为衍月宗,也反对尹宗主是么?”

????“是的,师尊!还请师尊让几位岛主,还有诸位长老恢复三仙教之名,废除那个叫尹修的人的宗主之位!”

????方以敏恳切的请求道。

????玄心真人看着他,微不可觉的轻点了一下头,眼睛里却透出一抹阴冷之色,紧接着,就见他缓缓道:“你们,很好!”

????“既然如此,那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玄心真人毫无征兆的突然一脸狞色的大叫了一声。

????紧接着,他猛然的激发了体内的真元法力。

????轰然间,一股磅礴雄浑无比的力量席卷而出,如同汹涌的巨浪,猛烈的冲撞在了他面前的那十几名首座弟子和执事的身上。

????至于跪在最面前的方逸伦,则被玄心真人伸手一把抓住了脖子,将他整个人都给提到了近前来……

????砰!砰砰砰……

????那十几名出窍期修为的首座弟子和执事都纷纷被玄心真人释放出的强横法力猛烈撞飞,狠狠地砸在了洞府内岩壁的禁制上面,而后弹落在了地上。

????“哇!”

????“哇……”

????十几人一落地,便纷纷猛地张口喷出了大口大口粘稠的鲜血。

????而被玄心真人掐着脖子抓在面前的方以敏此时则瞪大了眼睛,抬着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玄心真人!

????这一刻,他感觉玄心真人是如此的陌生,尤其是玄心真人脸上浮现出的那一抹狰狞狠色,更是与他印象中那位宽厚温和的师尊简直判若两人。

????“师师尊……您您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以敏大睁着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近乎于绝望的眼神,有种整颗心都破碎的感觉,就仿佛是整个天地都要崩塌了似的……

????“太太上长老,您……您为什么要这杀我们?为什么?!我们都是为了三仙教啊!咳咳……”

????一名被玄心真人的法力撞飞重伤的执事,此时也勉强的抬起头来,不敢置信的望着玄心真人,艰难的开口问道。

????说话间,他又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两下,咳出了一大滩嫣红刺眼的鲜血。

????玄心真人看着他们,面无表情的冷声道:“你们胆敢冒犯宗主,就是大逆不道,罪不容恕!原本我还在考虑着要用一个怎样合理的理由来把你们这些不安定的因素清理掉,尽量不引起宗门上下的动荡。”

????“没想到,这么快你们居然就自己送上了门来,还找了一大帮叛逆写下了一份请愿书!正好,有了这份请愿书,本长老就能直接将这上面的所有人都全部清除干净。少了你们这些叛逆分子,衍月宗日后才能没有任何隐患的迅速发展壮大……”

????玄心真人的这一番话,顿时让方以敏,还有一个个重伤濒死的那些首座弟子和执事们彻底的懵了。

????若非一直以来玄心真人都是一副宽厚温和的形象,他们也不会愿意冒险跟着方以敏前来向玄心真人请愿。

????却没想到,得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绝望。

????唰!

????唰唰……

????瞬间,那一个个重伤的首座弟子和执事都纷纷元婴出窍,想要遁走。

????虽然失去肉身后,他们的元婴只能苟延残喘,但至少要比彻底神魂俱灭要强,至少他们还能保留着自己的意识。

????只可惜,玄心真人显然并不会就这么让他们遁走元婴。

????只见玄心真人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霎时间,一股磅礴的法力蓦然涌出,立刻将那十几名首座弟子和执事遁出欲逃的元婴都悉数抓了过来。

????玄心真人有着合体中期的修为,这些只有区区出窍期的首座弟子和执事的元婴如何能逃脱得了他的抓捕?

????根本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仅仅是那么眨眼间的功夫,所有的元婴就都被玄心真人抓在了手中。

????玄心真人目光扫过手中的那一大把元婴,丝毫没有理会那些元婴的苦苦求饶,手心里真元法力蓦然一吐。

????霎时间,那十几个元婴立即尽数被绞杀,彻底的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被玄心真人另一只手抓着咽喉的方以敏看到这一幕,眼睛里顿时湿润了起来,泛出了两道悲凉的泪光。

????这一刻,他开始后悔起来,早知如此,他就绝对不会联络这些同门前来请愿。

????没想到,现在却害了他们的性命,同时也害了自己的性命。

????当然,方以敏最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师尊玄心真人怎么会变成现在这般冷血无情的,这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位温厚亲善的师尊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师尊,这到底是为什么!?”

????“弟子……死不瞑目啊!”

????方以敏脸上满是凄凉悲惋的神情,充满了不甘的大叫道。

????可惜,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变成一具傀儡的玄心真人是不可能会对他有丝毫恻隐之心和怜悯的。

????只见玄心真人捏着方以敏咽喉的那只手毫不留情的蓦然用力一拧……

????下一刻,随着‘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方以敏的脖子直接被扭断,一缕嫣红的鲜血顺着方以敏的嘴角缓缓地沁出……

????与此同时,方以敏的元婴也不得不遁出自己的尸体。

????只是他的元婴才刚刚出现,就被玄心真人随手一抓,再次捏在了手心里。在方以敏元婴那充满惊恐的目光之下,玄心真人无情的将其捏碎……

????砰!

????方以敏的尸体落在地上,他的脖子被拧断,是以绵软无力的向一侧垂着。只是他的双眼,却瞪得大大的,正如他临死前所说的那样,死不瞑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